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要闻

刘玉柱:鄂温克猎民的健康守护者

2020年06月29日      来源:内蒙古科协科技信息传播中心
A+ A-

  内蒙古科协“八大”代表、根河市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卫生院院长刘玉柱,在大兴安岭深处默默坚守25年,以实际行动践行着一名科技工作者的职责和使命,用青春守护着鄂温克猎民的生命健康,是乡亲们心中“永远的健康守护神”。


  根河市地处大兴安岭北段西坡,素有“中国冷极”之称,全年无霜期不足90天,年平均气温-5.3℃,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大半年的时间都要穿着厚厚的棉衣、戴着棉帽和手套,严实得只能露出一双眼睛。记不清多少个日子,刘玉柱顶着风霜雨雪去猎民家里打针送药;记不清多少个夜晚,刘玉柱披星戴月在深山密林中抢救危重患者,敖乡的每一条小路上留下了他的足迹,每一个鄂温克人心里都铭记着他的恩情。刘玉柱说:“猎民们的事就是我的事,作为一名党员,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一名医生,这是我应尽的义务。”

  的确,不管是谁,他都一视同仁,总是随叫随到,不辞劳苦,从无怨言。

  受家庭环境影响,他从小立志成为一名医生。1995年,刘玉柱从齐齐哈尔医学院毕业后,被分配至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结核病防治医院(今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卫生院)工作,如愿成为了一名乡村医生。

  刚参加工作时的一次检查,他发现有20多名鄂温克人感染了肺结核,其中有一半是学生。那时,治疗结核病是全乡的一件大事,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医院大夫和学校老师共同负责每天给患病学生按时发药,看着学生吃完药才让他们去上课。

  大兴安岭地区的冬天严寒又漫长,气温过低的时候,刘玉柱只能顶着风雪去猎民家里打针送药。敖鲁古雅乡的每一条小路上,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刘玉柱常年穿行在崇山峻岭中,穿行在颠簸的林区小路上,25年倏忽而过,守护着在这片172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的鄂温克猎民。

  当年,敖乡人都知道刘玉柱家的房子是白墙,铁皮门也是白色的,干净亮堂,远远的就能认出。有的猎民受伤了,深夜打来电话,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他,也惊醒了家人。有几次,妻子偷偷拔掉电话线,可是伤者家属打不通电话就不停地到他家敲门。刘玉柱从来没有一次怕麻烦、不耐烦,总是坚持出诊。

  玛丽亚·索老人的猎民点建在了距离阿龙山镇区70多公里的山上。有一次,急性胆囊炎让她疼得厉害,家人劝她下山看病,可她就是不听,于是刘玉柱就带着助手到山上去为老人看病。敖云塔娜住在距离敖乡很远的地方,由于刚做完肺部切除手术,身体虚弱,不能行走,每天卧床在家,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刘玉柱得知后,每天背着药箱去她家给她打针输液,12趟,整整为她治疗了8个月。为了帮助她尽快恢复,增强抵抗力,刘玉柱还偷偷从家里拿鸡蛋、白糖给她,有一次还把家里新熬的猪油给拿走了。每次提起这些事,敖云塔娜都激动不已,说她的命是刘医生救回来的。 

  刘玉柱是土生土长的敖乡人。虽然是汉族,但却和敖乡的猎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过去猎民生病了,只会采取他们自己的办法,不愿意接受其他的治疗方式。现在,我们敖乡的每个人都会做心肺复苏,这都是我们近些年来进行科普宣传的成果。科技为‘三少民族’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猎民个人健康意识这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刘玉柱自豪地说。

  鄂温克人长期和驯鹿生活在一起,人畜共患病的情况很严重,也是一个医疗难点。林区的蚊子、小咬、瞎蜢“三班倒”,还有无处不在的森林蜱虫(俗称“草爬子”),被“草爬子”叮咬后很容易感染,严重者还会患上森林脑炎。刘玉柱和其他科普宣传员在对猎民进行科普宣传的同时,结合鄂温克人多年饲养驯鹿疾病防治的办法,运用科学技术帮助猎民解决人畜共患病。这样,在不断提高他们生产力的同时也增强了他们的身心健康。

  为了及时有效地预防森林脑炎,根河市科协组织科普志愿者在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14个猎民点进行科学有效的疾病预防控制工作(如森林脑炎)志愿服务,定期更新发放猎民小药枪并及时对猎民点相关人员进行培训,切实保证了“大病有办法,小病不下山”。截至目前,根河市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已连续21年为猎民免费接种了森林脑炎疫苗,期间,猎民无一例“森脑”病例出现。

  近年来,呼伦贝尔市立足地处边疆少数民族欠发达地区这一实际加强科普工作,涌现许多像刘玉柱这样的先进典型。2020年,呼伦贝尔市科协面向呼伦贝尔牧区、林区、农区延伸“智慧科普”服务手段,延续以年份为周期的科普主题年活动,推动“流动科普”内容创作、表达方式、传播手段、管理运行机制全方位升级,开展“弘扬蒙古马精神 勇做草原科普轻骑兵”行动,大力弘扬“吃苦耐劳,一往无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蒙古马精神,丰富基层科普服务供给,打造4支具备农牧林地域特点的草原科普轻骑兵队伍,深入基层开展科技志愿服务活动和系列主题活动。刘玉柱施展自己的抱负,有了更加广阔的空间。(周亚军)

责任编辑:王晓阳